24 小时电话:15000717476(同微信)

24小时客服

   
蚂蚁,不愧为巨头中的巨头,扇一扇翅膀,就引起一次行业地震。

   
12月18日,蚂蚁集团下线互联网存款的消息传出后,腾讯理财通、京东数科、天星金融、滴滴金融等诸多巨头系金融科技公司皆陆续下线了互联网存款产品。

   
然而,包括蚂蚁集团在内的多家巨头对读懂新金融表示,此次下线并不是受政策影响,甚至连窗口指导都没有。

   
拥抱监管已经不足以描述蚂蚁此次的行为,蚂蚁简直就是要以刘翔的速度跳进监管的怀抱。

1、“监管并没有要求下架,是蚂蚁主动下架的!”接近蚂蚁集团的郭天对读懂新金融表示。

   
“的确没有窗口指导,但监管领导对互联网存款业务做了表态,而且蚂蚁集团下了,我们不下,难免有点......”业内人士李明说。

   
此外,天星金融也对读懂新金融阐述了下线原因:根据监管部门近期对于互联网存款业务的表态及行业趋势,与银行等合作伙伴沟通之后,在保障相关用户权益的情况下,天星金融App已于12月20日停止新用户在我平台购买互联网存款产品。

   
行业趋势,自然是蚂蚁集团掀起的;而众巨头提到的监管表态指的则是发生在12月15日的第四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

   
论坛上,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表示: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此类金融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也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应严格规范互联网、APP等数字平台涉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各类行为;对从事金融活动的互联网平台,必须持牌经营,不可“无照驾驶”;要设立业务准入门槛,纳入相应金融监管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也出席了该活动并进行了主题演讲,演讲中提到:蚂蚁集团全体正在认真学习‘十四五’规划建议和中央一系列关于金融安全和金融稳定发展的政策精神,对照监管部门的要求,照镜子、找不足、做体检,积极配合监管,进一步落实监管要求。

   
简单总结井贤栋的发言就是:诚恳的认错。

   
多位行业人士认为,蚂蚁集团果断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与这次活动有很大关系,“知道互联网存款未来会被严管和掌舵人亲自听到、看到,二者的处理方式和重视程度肯定是不同的,特别是对于当下的蚂蚁来说”李明称。

   
如果没有这次会议,可能蚂蚁集团的“照镜子、找不足、做体检”可能也不会这么快有成效。

   

2、 蚂蚁集团的影响力竟恐怖如斯?下线一个产品直接发酵成了整个行业近乎“一刀切”效果?其实不然,巨头们的举动更多是基于监管态度,而蚂蚁集团只是点燃了导火索。

   
此前,孙天琦曾发表署名文章《线上平台存款:数字金融和金融监管的一个产品案例》(下称《线上存款》),详细阐述了互联网存款业务中存在的风险及问题,分别是:

   
(一)互联网平台模式为客户提供了存款购买接口,实质是存款营销行为。

   
(二)地方法人银行突破了地域限制,存款业务已拓展至全国。

   
(三)有意突出存款保险保障的宣传,暗示“零风险、高收益”,便于用较高利率吸引储户。

   
(四)互联网平台存款的特有属性,对中小银行流动性管理带来挑战。

   
孙天琦还在文中指出:随着平台存款的快速增长,传统的流动性风险应急处置方式已不足以及时有效应对互联网平台存款的挤兑,依赖现有手段难以实现对流动性风险的提前预警,不利于风险的早期发现和处置。

   
这意味,互联网存款风雨欲来。

   
在蚂蚁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之前,部分银行在互联网存款上的态度,就已经发生改变。

   
近日,六大国有商业银行,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邮储银行,在各自官网相继发布公告称,自2021年1月1日起,“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的存款产品,在提前支取时,将对计息规则进行调整,计息方式由“靠档计息”调整为“按照活期存款挂牌利率计息”。

   
一位由P2P转型科技输出平台的从业者王猛透露“其实近期银行对于互联网存款的态度就已经发生了变化,最开始的时候银行合作的意愿比较强,但近期态度大变,部分银行要求我们把产品下线,在谈的合作也有很多暂停了,这周我们可能会下线仅剩的互联网存款产品,毕竟连巨头们都下线了。”

3、互联网存款存在风险,监管批评指正无可厚非,但互联网存款远远没有到需“一刀切”的地步,很多风险和突破监管的问题可以通过政策和科技相结合的手段缓释。

   
比如,银行通过与互联网平台合作突破地域限制,这本质是银行借助互联网平台监管套利,在技术上互联网平台完全可以通过注册信息或手机定位等手段筛选不同区域的用户供给给区域性银行。之前没有这么做,无非就是银行与互联网平台揣着明白装糊涂,和监管玩个躲猫猫,想通过时间差为自己多积攒一些资本。

   
互联网存款对于广大储户而言,是一个收益相对较高,而风险相对较低的理财产品;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如果能将互联网渠道的客户沉淀在银行内,这不失为一个发展零售金融的好机会。

   
互联网存款,也并非十恶不赦、无可救药,实际上监管也的确没有说要一刀切。孙天琦对于互联网存款的口径是“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也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蚂蚁点燃导火索,引起的“爆炸”已经越来越大,直接将产品下线似乎成了唯一的正确答案。

   
不过,各巨头都能够如此迅速下线互联网存款的另一原因是:这部分业务也的确转不了多少钱,相比于信贷动辄几个百分点的利差、手续费,互联网存款不过是千分之二三的毛利,也的确赚不到多少钱。况且,流量不给互联网存款,还可以给其他理财产品,互联网平台损失可控。

   
虽然不是主力业务,但一些发力较早的平台凭此业务的收入也不可小觑,京东数科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末,在个人存款类产品多样化设计方面,公司协助金融机构进行产品数字化创新,所设计产品受到用户的广泛认可,日均保有量约 1700 亿元。

   
而在蚂蚁集团招股书中,互联网存款业务尚无资格让其多费笔墨。

立足专业、优质的服务原则,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最好的上海公积金取现与贷款服务体验。与我们携手,您可以轻松实现资金自由使用,实现更好的理财规划与财富增长。让我们陪您一路前行,助力您的梦想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