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小时电话:15000717476(同微信)

24小时客服

  “农户是最讲信用的,谁家欠着钱,全村人都知道,很少有欠钱不还的,一般都是赚了钱先还债。”在赵杰眼中,农户不同于城里生意人,农村是重信用的熟人社会,农民有着良好的还款意愿,“只是碍于支付环境,有时还款不那么方便。”

  赵杰曾是济南市天桥区大桥镇敬家村的村会计,作为全村为数不多有金融头脑的能人之一,发挥靠近济南市区的距离优势和农村厂房价格低廉成本优势,他在几年前创办了专做家具加工和销售的雨濛商贸公司。

  随着济南市区厂房租金越来越贵,像敬家村这种城市周边乡镇,土地租金优势逐渐发挥出来。且该村靠近104国道和绕城高速,半个多小时就能到市区。周围区域已成为家具加工基地,“济南市区销售的家具,近一半产自这附近。”12月17日,记者来到该企业采访,赵杰自豪地对记者说。

  随着生产规模扩大,资金短缺问题日渐严重。“跑银行太费劲了,小企业的厂房大多是租赁,很难做抵押贷款。最近形势不好,银行贷款也很消极。前几年只放不收,现在是必须收,并且必须担保人夫妇双方到场。”据赵杰介绍,“女性家属往往比较保守,担心有风险,一听担保就不让去。贷款人很难开口找担保,也怕欠人情。每当有资金缺口,要么靠朋友借,要么靠民间借贷。”

  年关将至,这些小企业也到了资金最紧张的时刻。“年底一般要压货,再加上发放员工工资和年终奖,还要和经销商结清钱款。这时候钱很紧,但到明年3月就能回笼,用钱周期并不长。”赵杰说。

  这种短期、灵活、小额的资金需求,是多数传统银行的服务盲区,却是小贷公司的“用武之地”。了解相关情况后,鲁信小贷给予赵杰15万元信贷支持。“还能等息还款,减本减息,成本低,还款灵活,农户和企业都能承受。”赵杰说。

  “这类中小企业根植于农村,其融资渠道远不如城镇那么广。同样有这种资金需求的,还有从事规模农业生产的农户。租赁土地没法质押贷款,自有资金又不够,这是农民探索农业规模化生产面临的主要难题。”鲁信小贷副总经理李百静介绍说,“虽然规模并不大,但他们有着良好的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因此我们也在逐渐加大对农村地区的信贷支持力度。”

  同在敬家村的齐胜泉养猪多年,他去年想扩建猪棚,但建三个猪棚需要花费20多万元,资金缺口7万元。他把自己的难处说给赵杰,并在赵杰介绍下,与鲁信小贷取得联系。

  了解到齐胜泉有多年养猪经验且建棚确实有资金缺口等情况后,在去年9月份,鲁信小贷给予齐胜泉7万元贷款支持。“很方便,不到一周就能拿到钱,比从银行贷款要快得多。”齐胜泉说。不到半年,他就还清了贷款,并在近期又续贷了7万元,“打算明年再建两个猪棚,计划出栏量能到700头。”

  王士泉创办的泉泰花卉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位于天桥区大桥镇蒋家村商业街,主要从事苗木及绿色蔬菜种植。从2003年就开始做苗木的王士泉,去年扩大租赁土地规模,开挖人工鱼塘养殖观赏鱼,建沼气池实现循环生产,并开办农家乐餐饮、观光项目。“想做大规模,除能增加种植收益,还能吸引城里人来消费,但这些都需要投入资金来建设,是鲁信小贷的15万元帮上了忙。”王士泉说。合作社目前有员工20人,年营业额达400万元。

  针对三农经营者缺少抵质押物等问题,鲁信小贷这几笔贷款均为无抵押贷款,这在传统银行贷款中是难以实现的。“抵质押只是避免风险的一种手段。虽然没有抵押,但通过对农户信用状况的详尽调查,并依托农村信用社会、熟人社会的无形制约,再配合银行流水、结算账单、水电费等情况,并适当控制贷款额度,这种贷前风控做好了,能达到有效控制风险的效果。”李百静说。

  自2014年以来,鲁信小贷已在天桥区大桥镇建立8家服务点,涉及大桥镇5个村庄,单户贷款金额在15万元左右,涉及养猪、种植及小微企业等领域,目前没有出现一笔不良。

立足专业、优质的服务原则,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最好的上海公积金取现与贷款服务体验。与我们携手,您可以轻松实现资金自由使用,实现更好的理财规划与财富增长。让我们陪您一路前行,助力您的梦想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