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

   金融机构们迟迟解决不了的商户跑路问题,一直服务于中小商户的阿里系,给出了方案,而且一次性给出了两个。

消金界获悉,阿里生态内的“口碑”“饿了么”,共同推出信用分期产品——分期年卡,目前正在通过代理商对外拓展商户。

而蚂蚁集团近期推出的花呗月月付,同样作为信用分期产品,当前只向少量用户开放,部分商户还处于灰度测试阶段。

   

很少人注意到,从上线时间来看,分期年卡推出的时间甚至早于月月付。

分期年卡与月月付,两者业务相似,皆可实现按月支付、创建分期,功能上均可解决租房、教育、健身等场景中预付费模式存在的问题。

   

然而,两者从产品逻辑与市场空间上,又有着较大的区别。这样相似的两款产品,谁能最终胜出呢?

慢了“月月付”一步?


在很多人连蚂蚁花呗的“月月付”还没搞明白的时候,新产品“分期年卡”已经冒出头来,发力招商了。

公开资料显示,分期年卡是以芝麻信用、分期代扣、预授权三个结构性产品为基础,是平台结合预付费业态而打造的一款辅助解决商家引流以及留存问题的服务产品。

    

在介绍中,分期年卡并不是支付产品,而是一款技术产品、引流工具。商家在引用这一产品后,可自行设定商品的定价与分期,最终支付环节还需要引入支付宝。

而月月付则不同。这款新产品隶属于花呗,而花呗本身就是一款信用支付产品。与花呗不同的是,月月付可分成10期,用户在完成首付后,可按月支付尾款,而且没有任何利息。

    

可以看到的是,分期年卡的营销工具属性强一些,有些像SaaS产品,需要商家主动引入、后台管理;而月月付还是支付产品,与花呗产品的业务模式并无根本不同。分期年卡与月月付均需要线下的大力推广。

而在定位上,两者均旨在解决租房、教育、健身等场景中预付费模式存在的问题,同样起到了降低用户消费门槛、为商家引流的目的。从这点而言,月月付和分期年卡在业务模式上相似。

    

相较于月月付,分期年卡的系统后台搭建显得更为复杂。

在操作流程上,商家要先准备支付宝企业账户,登录商户管理后台,并授权信用分期服务,再设置相应的信用分期参数,经支付宝审核通过后,即可开通。

    

而月月付作为支付工具,初期的系统搭建比较简单。比如,平台初步对接的三家商户,爱租机、光猪圈健身、潭州教育,均有其独立的APP。

    

据一位来自月月付的合作商户表示,商户系统可以直接嵌入到月月付的系统之中。

    

值得关注的是,两者因为产品属性不同,最终的交易规模或较大。

    

月月付使用的是花呗额度。

    

在代理商发布的招商要求中,我们看到,平台不看总额度,商户只需要满足当月还款额度,即可办理分期。

    

而分期年卡以“先享后付”的支付宝预授权为核心,对用户采取分期代扣,用户结算时除了使用花呗代支付,也可以选择信用卡、余额支付等方式。

    

从对接的商户来看,月月付初步对接的商户较少,只面向部分优质商户。分期年卡面向的商户范围更广。一位代理商表示,“只要有相关资质,即可对接。”

    

创新or 内耗?

    

如果从产品逻辑上讲,两者存在较大差异;但如果从用户群体与实现目标上,两者又有较大重合。

    

目前口碑与花呗分别隶属于阿里与蚂蚁公司。2018年,阿里将口碑纳入新零售体系。口碑的业务汇报线从原来的蚂蚁调整至阿里巴巴集团。

    

但同为阿里生态,面对的客户资源却多为重合。阿里生态内,为何要打造两款类似的产品呢?

    

有人说,阿里系有钱任性,这样做也符合集团内部鼓励创新的精神。

    

“他们内部的产品条线分得很细。谁跑得快,谁就能率先占领市场,拥有绝对话语权。”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向消金界表示。

    

尤其是在蚂蚁集团即将上市之际,花呗等业务在监管压力下,需要加大创新,跳出原有的业务逻辑,寻求新的增长空间。

    

从集团战略角度来看,这是两条产品线之间的竞争。腾讯有了QQ,还要再造一个微信;用户用惯了滴滴打车,也不排斥主打一口价模式的花小猪。

    

从外部角度来看,此次口碑、饿了么通过对原有商户服务模式进行升级改造,也是对主打本地生活的美团下了战书。

    

然而,也有人对此表示不理解。他们认为这是“资源的内耗”。因为不管从服务的商户、面向的用户,还是业务模式来看,这两款产品都“太像了”。

    

实际上,月月付推出的时候,就有从业者质疑这一产品不过是噱头,虽然会有较长的免息期,但消费者的实际支出会提升。

    

而分期年卡同样面临这个问题。

    

比如,早在今年4月,捷仕健身就与分期年卡展开了合作。如今,该合作却没了下文。

    

一位接近分期年卡的从业者向消金界表示,阿里向合作商户提供技术服务,商户需要缴纳X元开户费,以及千分之八的提现手续费。

    

从实际运营来看,这笔成本,最终还是会转嫁到消费者的头上。

 

一位捷仕健身的工作人员称,使用信用分期的用户,要比购买年卡的用户,多支付1000元左右的成本,但是大多数用户并不愿意承担这笔费用。

遥想当年,面临长租公寓、教培、健身等场景的接连暴雷,资金方无法监控资金的用途和去向,头疼不已。

    

2019年11月,北京市市场消费环境建设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北京市商务局等单位,起草了《关于加强预付式消费市场管理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称“《征求意见稿》”)等7份文件,表明监管有意推动解决这一问题。

一时之间,各种政策手段层出不穷:限定预付费时长、规定预付费金融、按课程进度对商户结算……但仅仅依靠政策效果并不理想。市场闻风而动,去年以来,相关的信用分期产品呈现出爆发之式。

    

如今,阿里一口气给出了两个解决方案。问题是,消费者们会买单吗?

    

反观当下,月月付和分期年卡都在大规模扩展商户资源,哪个跑得更快,还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立足专业、优质的服务原则,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最好的上海公积金取现与贷款服务体验。与我们携手,您可以轻松实现资金自由使用,实现更好的理财规划与财富增长。让我们陪您一路前行,助力您的梦想腾飞!